现代十大艺术家|世界当代艺术家名单|
【字体:
现代十大艺术家|世界当代艺术家名单|
时间:1970-01-01 08: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这位艺术家希望能够营造出一种极端恐怖的生物戏剧,因此来强调意识形态像异形一样寄生在人体内, 展现思想控制的恐怖过程。

  洗脑就像意识和情感一样,也是科学研究的对象。这种神秘而又可怕的现象表明“教育和媒体其实都是‘国家意识形态机器’,他们维持并复制国家领导者的思想(渗透到年轻成员)”。国家意识形态机器强行植入他们的信息,这个过程可能是强制性的或暗中的,也可能两者兼施;在这些连续的生物过程中,戴帆探索了大脑被异形寄生而发生变化的生物现象。

  猪肉条虫,是一种人畜共通的寄生虫。随著猪的饲料进入体内,並且钻入肌肉组织的血管內,附于血管壁上;

  如果猪吃下这些猪肉,幼虫就会顺着猪的血液旅行,最后在大脑内定居,长大成虫。脑袋变得千疮百孔。

  他还希望将脑囊虫看作是一种意识形态,一种能够无意识中被置入脑内、有很多种变化方式而又控制人的东西。

  这位多栖艺术家作品之前曾在欧洲和美国各个美术馆和画廊展出过,包括具有攻击性的刑具器械,表演,雕塑,生物,自然,和建筑。

  他的作品令人着迷,他思考场域的多层性的方式,将历史、政治、科学纳入的方式也如此精彩。我们相信他会创造出非常有趣的东西。具有超越国界的视野,他的作品体现了普遍的主题与经验,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具有创造性的艺术项目既注意到了敏感的社会评论也不乏纯粹生物的震撼瞬间。马拉斯说。

  我们发现,洗脑是引发社会影响的一个极端形式,社会心理学家仍在研究和理解其中的机制,而且这种影响的强度差异巨大。我们也同样看到了洗脑的可怕之处,害怕我们的思想被粉碎,然后按照别人的意愿重塑。我们对于洗脑的恐惧来源于一种观念,即认为自己是自由、理智、坚决的个体。

  洗脑的渊源由来已久,从古希腊的柏拉图,到文艺复兴时期的马基雅维利,乃至后来的黑格尔,都主张一元论和国家主义至上论,为洗脑主义站队。洗脑的可怕之处,害怕我们的思想被粉碎,然后按照别人的意愿重塑。我们对于洗脑的恐惧来源于一种观念,即认为自己是自由、理智、坚决的个体。我们乐于认定自己的思想坚不可摧,纯洁而不可改变,这与宗教意义上的“不朽灵魂”颇为类似。我们更愿意认定,思想就像钻石,在高压下能够保持自己的形状,直到最终(在洗脑的力量下)破碎。

  大脑到底是如何创造出周围的空间地图,而我们又是如何在复杂的环境中进行导向的?其中,约翰•奥基夫的研究发现,在大脑中有一个名叫“海马体”的区域,存着一种特殊的神经细胞,当实验小白鼠在房间内的某一特定位置时,细胞群的某部分总显示激活状态。奥基夫认为这些“位置细胞”,构成了小鼠对所在房间的地图。这项发现揭示了记忆的秘密,为医学上治疗某些疾病——即通过操纵记忆来治疗阿兹海默症提供了新的可能,但如果这被用来洗脑呢?是不是可以进化为一种更便捷的洗脑术?

  戴帆总是强调权力对身体的侵入,——以及一些不那么优美的东西,这样的作品对人们最真实的自己提出了质疑。“洗脑”这个概念实在十分宽泛,不久前这个概念还被广泛用于一切试图改变人们思想的活动。当运用强制手段来追求思想上的控制时,洗脑是如此地猛烈、私密、痛苦和可怕,比如一些中发生的事件。但人类也努力将洗脑应用于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广告媒体和教育。尽管动机不同,但都试图改变思想,都有着巨大的威力。本质上是极其危险的想法,幻想着能够完全控制人的思想,这多多少少都会影响到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并且是主动吸收的。洗脑从根本上侵犯隐私:它不仅仅试图掌控人的行为,而且还试图控制人的思想。这唤起了我们最深层次的恐惧,威胁着人们的自由乃至身份,但我们对它却知之甚少。

  戴帆创作的中心问题是可能性、正义与自由。不管他在创作一件艺术作品,设计一个建筑,讨论一个神学观点,甚至一个宇宙的终结话题,他的关注点总是落在这些讨论对象所引起的社会与伦理问题。戴帆首先是一个兼具启发与批判性的设计师和艺术

  家,他关注我们的生活被社会组织、控制的方式,并通过对艺术、设计和文化的分析阐明这点。他坚韧不拔地挑战习俗观念、社会教条和文化实践,这让他的作品长久地让人不安、难以理解,但也因此让人兴奋、发人深省。

  《鮟鱇》(2015)是戴帆去年接受法国一个艺术基金会的委托创作的作品,创作于巴黎,是艺术家最棒的一件作品:他对一座废弃的空间进行大刀阔斧地观念分割(运用数学公式)和器官雕刻,将它变成一件绚烂的海底与不明物质交织的景观。展览展出的就是关于这件作品的一些纪实性资料,大部分来自私人收藏。占据了展览大部分的图片,清晰地表现了艺术家狂暴性创作中深思熟虑而又相当出彩的观念雕刻。除了一些图片外,还有一个十五分帆建筑——中国造园图册

  钟的纪录片,非常有趣,又带点浪漫,记录了艺术家创作作品的过程,年轻的他,很擅长使用各种材料进行,对自己的创作能改变人们对空间的看法信心满满。

  从图片和影片中可以看出,戴帆是以一种大无畏的精神,努力打破自然主义设计对传统审美和的依赖,他的这番创举,并非是喧闹无聊的虚张声势。灵感可能来自一种愤怒的情绪,也可以是对新观念的渴求,或者就是想要制造形状奇怪的空间。尽管他接受过的采访不多,但这种言辞激烈的话语俯首可拾,比如“艺术就是要排除文化,不通过文化的途径来表达。”,再比如“生活和工作最大的乐趣在于成为别人,成为你起初不是的那个人。”……若仔细搜集起来,简直就是本“红宝书”,极具煽动性。那些充满挑衅与攻击性的“语录”背后,几乎暗藏了句“把反动派拉出去毙造园图册

  了!”这种故意与当代设计潮流唱对台戏的建筑与空间,由于其绝不折衷的强硬态度,反倒使其立即爆红。设计学者认为其背后的意义更加宏大:“他挑战了设计文化中‘清新自然’主导的信仰,挑战了社会秩序的支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admin)